冷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古人的胃口真的很大吗为何动不动就一斛酒一斗米十斤肉的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04:47:26 阅读: 来源:冷却器厂家

古人的胃口真的很大吗 为何动不动就一斛酒一斗米十斤肉的

还不知道:古人是如何一斛酒一斗米十斤肉的读者,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~

其实,只是度量衡的问题,古时候的重量单位肯定和现在不一样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肯定比现在的轻。所以,经管用现在的眼光看很惊人,但是其实没那么多。

在中国的古代,时代不同,计量单位也不同,旧时,十升等于一斗,十斗即一百升,等于一斛,斛和石通用。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卷三有,“凡石者以九十二斤半为法,宋代1市斤是640克,一石即59.2公斤。59.2公斤酒,就是可口可乐也喝不下去这么多。

很多人都很好奇,为什么古人能吃下一斗米?

首先这个典故是特定指的廉颇,不是说别人。廉颇从小饭量就大如牛,他吃一斗米很奇怪吗?最近有个视频很火,是一个年轻女孩上节目,她的饭量是常人的十倍。家里都被她吃穷了,她去相亲,与相亲对象见面,本来这个饭店两人的正常消费就一百多,结果那男子很绅士,她自己又想吃,就放开胆子吃,结果一结账,花了一千多。廉颇一顿饭吃一斗米,不奇怪。在演义小说中,薛仁贵也是一顿饭吃一斗。

那么,就是汉朝及以前,一斗是多少?是现在的两斤。正常人一顿饭吃多少米?五两。

真相是,单论米饭,不算菜肴,廉颇即便是老了,一顿也能吃常人四倍的量。古代的普通人,饭量与当今并无太大不同,只是菜肴很少,米饭也是三两到半斤。

还有人就想问,古人真的能吃下十斤肉?

你按照现代的斤两换算,十斤肉当然很多很重。但是你得按汉代及汉代以前的计量单位算,廉颇是战国末期赵国名将,显然就是汉以前的人士。那时候的一斤是现在的250g,这个重量定制的金饼、马蹄金,都叫做“一金”,刚好也是250g。

所有,古代的十斤肉,按照重量算,是现在的2.5千克,也就是现在的5斤。

普通人吃肉,吃火锅、烧烤,做多也就吃个一两斤。人家廉颇是能吃,到老了,一顿饭能吃一斗米,就着十斤肉。相当于这老头,一顿饭吃四大碗米饭,三大摞肉块。那么,古代的普通人能吃多少肉呢?

《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赵王使使者视廉颇尚可用否。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,令毁之。赵使者既见廉颇,廉颇为之一饭斗米,肉十斤,被甲上马,以示尚可用。

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就是出自这个典故,这个牛吹的也有点大。当时的度量衡和宋朝是有差别的,根据出土文物考证,战国时期的一斤大概相当于现在的250克,也就是半斤,一斗相当于现在的两千毫升,也就是说一顿吃了3斤多米,5斤多肉。

答案是,一般吃不上。能吃上的,也就是几两到两三斤不等。

还有,就是个好东西,但是喝的多了容易酒精中毒,更何况是一口气能喝一斛酒?

说自己喝一斛酒的这家伙是刘伶,众所周知的海量酒鬼,也不是普通人。刘伶说自己一饮一斛,应不是吹牛。古的一百升,等于一斛,那时代的一升,等于现在的200ml,也就是一斛为现在的两万毫升。一瓶啤酒600ml,酒鬼刘伶蹲在酒缸里,说他一口气能喝一斛,也就是相当于现在有个海量的人,说自己一回能喝30瓶。(古代酒度数虽然低,但只是与白酒相比,比啤酒是要高)

这很恐怖么?

对普通人来说,是有点恐怖。但对刘伶来说,可能真的没有问题。宋代有个叫张齐贤的,人家是宰相,以能吃能喝垂名青史,一顿饭能吃一桌。有人为了看他到底有多能喝,抬了一大桶酒让他喝,人家喝完以后,他们就看张齐贤的肚子,结果并没发现有多大变化。可是那个桶是和张齐贤的腰一般粗的,中途他还没上厕所。

古代的酒度数比较低,一般就是9到18度那样,主要在于古人那时候还没有发明蒸馏,元朝的时候,北方游牧民族挺进中原,由于北方天气寒冷,需要借助更加强烈的酒劲御寒,在学习的汉人的酿酒方法以后,经过改良,烧酒就被发明出来,明代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·谷四·烧酒》中记载:“烧酒非古法也。自 元 时始创其法……近时惟以糯米或粳米或黍或秫或大麦蒸熟,和麴酿瓮中七日,以甑蒸取。其清如水,味极浓烈,盖酒露也。”

所以古人的酒整体来说大于啤酒,小于现在白酒的一半,喝个几瓶是有可能的,武松过景阳冈喝了十八碗,要是十八碗二锅头,估计就被老虎干掉了!李白斗酒诗百篇,这个稍微靠谱点。一斛酒,绝对是吹牛,就是一桌子人也喝不下。

重体力劳动者的饭量是很惊人的,我岳父二十年前和他们村里的人修河堤,有一次几个人下了工聚在一起喝酒,就是农村自酿的散酒,平均每个人喝了1.5升装的雪碧瓶子两瓶。居然喝得正高兴。所以,如果是古时候的武将,以当时酿酒的工艺来说,喝个七八斤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当然,文学修辞手法,这个大家都懂的,很多类似的演义小说都有夸张的成分,不必太认真。

所以,第一次听得时候,感觉很惊人,但是,真的跟我们想的不一样?

江苏省河豚毒素中毒医院

西藏盲肠扭转医院

合肥市虫积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