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买凶杀人终究害了自己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20:12:32 阅读: 来源:冷却器厂家

高天林

死人永远不会泄露你的秘密。所以,高天林决定干掉许美娜。

高天林当然不会自己动手。许美娜是他公司的会计,又是他的恋人,况且最近两人不和的消息已经传遍公司。许美娜被害,他高天林一定会成为头号嫌疑人。

高天林之所以受不了许美娜,是因为她如痴如狂的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一把年纪的女人了还像小女生一样把爱当成生活的全部。

他委婉地提出了分手,可许美娜却要死要活地不肯放手,还威胁他,如果他和她分手,她就把他犯罪的证据送到警察局。

高天林的生意总是有些见不得光的地方,而这些事情许美娜知道得一清二楚。本来两人工作上合作愉快,可高天林烧坏了脑子,居然和这个有利益关系的女人谈起了恋爱。他追悔莫及。

现在,只能让许美娜闭嘴。

高天林当然有门路,他找来一个流氓。十万现金买一颗人头。

黑头

从古至今,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流氓和地痞。他们之所以能存活下来,是因为他们能做一些一般人不敢做的事,比如杀人。

黑头,这当然是个绰号。黑头本来姓什么叫什么他自己都早已忘得干干净净,在他的圈子里他就叫黑头。曾经的名和姓早就与他毫无关系。

黑头从事流氓这个行业已经很多年了。不过,他从未杀过人,虽然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把枪。

这把手枪是他花一万多块钱买来的,他从未真正地使用过。不过,枪不一定非要用,有时候你只要把它拿出来握在手里,用枪口对准别人,很多棘手的事就这么解决了。

黑头现在要去杀一个人,还是一个女人,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。女人的照片,他已经烧掉了。不过女人的容貌他已牢记于心。

黑头来到照片背面注明的地址,毫不费力就打开了门锁,这是一个流氓的基本功。在黑暗的掩护下,他穿过客厅,摸到卧室。透进的月光洒在床上,一个女人正酣然入睡。

黑头弯下腰把头凑过去,借着月光仔细地辨认女人的脸,干他们这行是不允许出错的。

黑头用右手麻利地摸出手枪,左手向着女人的口鼻按了上去。

许美娜

许美娜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漂亮的女人总是能轻易地得到她想要的东西。如果许美娜喜爱的东西不再属于她,她惟一能做的就是把它毁掉,让它不属于任何人。

小时候,妈妈给许美娜买了一个洋娃娃。洋娃娃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,还穿着亮闪闪的公主裙,相当漂亮。

当她拿着洋娃娃和小伙伴一起玩耍时,邻居家的一个小女孩手上也抱着一个洋娃娃,比许美娜的洋娃娃还要漂亮,还要招人爱。

回家之后,许美娜央求妈妈给自己买一个同样的。可妈妈不答应,说她已经有一个了。许美娜又哭又闹,可妈妈依然无动于衷。

在又一次的伙伴聚会里,许美娜悄悄地偷走了邻家女孩的洋娃娃,用剪刀把它剪得支离破碎,甚至把洋娃娃的头割了下来。

看着邻家的小女孩捧着一堆碎布放声痛哭,许美娜得意地笑了。

洋娃娃可以买,可以抢,可以剪碎。可人心,只要它变了,无论你付出什么,都已无法挽回。许美娜永远不懂这一点,也许她根本不想去弄懂。

许美娜躺在床上,终于做了一个决定。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情离她而去,她必须拼了命地抓住它。如果高天林不回心转意,她就和他一起去死。杀死他,再自杀。死亡是爱情最华美的结局。

主意一定,她合上了眼,做了一个甜美的梦。

她梦见自己走在红毯上,红毯的尽头是一身白衣的高天林,他对着她微笑,等待着她走过去,成为他的新娘。

梦境中,他深情地亲吻她,现实中,许美娜下意识地撅起了嘴。她感觉到这个吻越来越有力,她几乎快要窒息。

她惊醒了过来,睁开了眼。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站在床头,捂住了她的口鼻,正恶狠狠地瞪着她。她想呼救,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。

交锋

灯亮着,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人,正是高天林。坐在他对面的是毫无表情的黑头,正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。

高天林向前倾了倾身子,伸手接过照片。照片上的女人正是许美娜,她的头上脸上全是血,连衣服也被染成了绯红。高天林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干得漂亮。”

听到这句称赞,黑头依然没有丝毫表情。

“尸体你怎么处理的?”高天林得确保万无一失。

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处理得干干净净。”黑头的声音机械而单调,不带任何感情。

“看来得庆祝一下。威士忌,你要不要来点儿?”高天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黑头点了点头。高天林向着酒台走去,拿出两个酒杯,往里面倒酒。他回头望了望黑头,趁他不注意,往—个杯子里加入了一些白色的粉末。

高天林是一个行事谨慎的人。既然自己买凶杀人,就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。他得让所有相关的人永远地闭上嘴,这样他才能安心。他更不希望将来黑头以此来威胁他,受制于人是件非常痛苦的事。所以,黑头必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高天林回到座位上,把一个酒杯递给黑头,另一个放在身前。

“钱呢?”黑头问道。

“看把你急的。放心,我是一个守信的人。”高天林站起来,来到身后的保险柜前,用密码打开了柜门,里面装满了一沓沓的现钞。黑头偏了偏头,往保险柜里瞟了几眼。

高天林拿出几沓现钞,关上了保险柜。他把现钞放在桌上,推到黑头身前。

黑头拿起一沓,用手指捻了捻。

“合作愉快,我们干一杯。”高天林举起酒杯。黑头只好放下现钞,端起酒杯迎上去。

高天林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,用得意的眼神望着黑头。黑头一干而尽,放下酒杯,忙着点钱。高天林已经从桌下抽出一根棒球棍,拿在手里,高声道:“伙计,看这儿。”黑头抬起头,愣愣地望着他。

棒球棍从高天林手中滑落到地上,他双眼一黑,整个人也滑到了地上。在他还有意识的最后一刻,他在寻思,为什么昏倒的不是黑头,而是自己?

新乡大约要怎么治疗包皮过长呢包皮过长的危害及治疗方法

宁波做包皮过长导致手术需要多少钱

河南新乡医院治疗前列腺增生哪个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