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诚虹手机王中成转型提前了大半年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0:17:44 阅读: 来源:冷却器厂家

“我们开发出来的都是超长待机。”

“手机行业是个阳光行业。”

见到深圳市旺德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中成时,是周一下午两点。他刚刚起床回到公司,正在吃盒饭。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,约1.5公里外就是明通数码城。再远些,视野尽头,是起伏的小山峦,周末他会去那里爬山。这位生性乐观的温州人,已经在手机行当做了五六年,王老板爱用的手机款型是三星GALAXY Note I9220。

“水深火热,青黄不接”

记者:你现在完全放弃功能手机生产?

王中成:2011年底我们就彻底不做功能机了。(其实)功能机在中国会有针对老年人和儿童的细分市场。这两类人群必须由功能机去做,比较有优势。安卓系统他们不会玩。老年人只要有几个固定的拨号就可以完成了。

记者:去年功能手机还能卖出多少?

王中成:一年20多万吧。

记者:2011年趋势明显往智能手机方向走,那时候没跟?

王中成:2011年上半年主要的芯片商还是高通,主要是对大厂,三星、H T C、摩托罗拉供应这些主芯片。到2011年下半年的时候,包括联发科,才开始做集成比较高的,针对中小企业的芯片。(这是跟联发科有关系,他转得慢一拍?)对。

记者:做智能机研发周期有多长?

王中成:去年底我们慢慢开始小批量在出,花了三四个月时间研发智能手机。技术壁垒啊,还有好多专利,要去解决的。

记者:专利要解决?

王中成:我们做完了以后,上游的上游,像3G产品专利百分之百都是高通的,高通没有释放给你做3G手机,你是做不了的,所以,这里会有技术壁垒需要去谈定。

后续我们的产品经营还是做自己适合市场的产品,像苹果三星华为,国内的金立,他们有做他们的用户,我们的用户。再加上安卓手机最大的问题,待机时间没有解决掉。我们开发出来的都是超长待机。

记者:之前做功能手机的都在转智能手机?

王中成:生存下来的在往智能机转,没生存下来的就转行了。八个字来形容最近的情况,是“水深火热,青黄不接”。青黄不接是最痛苦的,上顿不接下顿。

像我们转得比较快的已经出货了,有的在7月份陆陆续续在出了。华强北有好几百家,原来有几千家,现在不到1000家。做智能手机的有五六百家。还有很多做外销的,像非洲市场,都还没有用智能手机,都是100块钱以内的功能手机。

这种转型实际上超出国人想象的。包括之前做手机的,超出他们的想象。跟朋友聊天,大家认为智能手机会在2012年10月份以后,慢慢会起步。现在看来,比之前预期提前了大半年时间。

“用户在,一样可以生存”

记者:你们产品还是针对三四线城市吗?

王中成:具体来说,就是针对工薪阶层的年轻人。现在上市的产品有一个多月,用户的接受程度比较高。以后会有屏幕更大的产品。其实最关键的是,实用性。现在智能机普遍反映每天得充电。我们的下一款产品的电池是3000毫安,容量比较高。

记者:主要还是价格优势?

王中成:对,比一线品牌更有优势。

记者:华为、中兴等品牌与运营商捆绑销售,产品价格也不高。

王中成:但他们有个门槛,就是我必须在一个月内消费多少钱,现在的消费者他可能10块钱都用不到,或者给你交费多少捆绑一年两年。有很多消费者不愿意用捆绑的手机。

记者:现在倒掉的厂也挺多,你们活下来了,是不是经营起来容易一点?

王中成:并不是你现在活下来了,就是一定能起来,赚多少钱。也是一步一步的,有个过程。

做智能机也是有门槛。一个是元器件采购都是要现款的,不像之前,供应商这块先交货,月结。资金要求高了,智能机的部件很多都很贵,不像功能机,一个成品才几十块钱嘛。技术这块,研发能力这块,研发主要是手机的设计、软件功能定位。要做到什么样的功能,什么样的配件有,加上芯片商这块,要相匹配的。主要是供应链。

记者:担心华为、中兴这些大品牌来挤压你们吗?

王中成:他有他的客户,我有我的用户。我们不设竞争对手,你和华为、中兴那些竞争不过,我们会寻找自己的目标用户。我们也不会做价位什么的跟他们一样的产品。我们的产品其实差不多,他们用的是联发科,我们也用的是联发科,硬件成本相差不大。他们利润多一点,会贵上几十块钱,附加值比较高。

记者:但是像功能手机时代,当时山寨手机的市场份额和现在的市场份额不太一样了?(来源: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)

王中成:相差不大,我们简单点说,手机做出来是给人用的,只要用户存在,对于手机来说,只要制造出适合消费群体使用的手机,一样可以生存。一定要有自己合法的身份,不能再出去做黑手机了。这是个趋势,一定要做对的事情。

记者:现在,很多互联网公司也来做手机。

王中成:他们只是针对非常细微的用户群体,小米卖了一年时间,卖了几百万台。实际上他那几百万台,对于深圳很多企业来说,300万台的量多的是,并不是值得骄傲的数字。我作为局外者也不好去评论他们,只是他单方面的自己在吹,自己在说。谁去考证呢,没有人证实。

记者:他们的目标人群和你们是完全不搭界的?

王中成:对,不一样的。我们的目标人群和我们做功能手机时的目标人群是一样的,这个只是产品的替代更新。

“手机行业是个阳光行业”

记者:公司,今年收入大概多少,估计一下?

王中成:具体看大环境。

一个月两万台以上,开发费能赚回来。开发费需要几十万元。开模具、外观这些都是需要投入的。现在和功能机一样,自己设计,拿图纸,交给其他公司来做模具。我们公司现在有20多人,有组装工厂。

记者:这款手机的利润四五十块?

王中成:没有,二三十块钱。去年做功能手机,利润也是10%。超出这个价格,同行带来的价格竞争就出来了。工厂那边,现在压力比较大,工人底薪在涨。

记者:会考虑转行吗?

王中成:我暂时不会去做其他行业,手机行业是个阳光行业啊,只要跟对方向,就不会有大的变化。最恐怖的是没有跟对,没有做对。这个行业,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很快,每个人都要用,必需品。现在有人想进场做手机的话,门槛相对会高。做功能机投入二三百万就可入场,智能机起码需要七八百万。老的做下来才有沉淀。

记者:目前关注这个行业的哪些方面?

王中成:智能手机的发展是个大趋势。第一,先把产品做好。要让消费者认你的产品,不是像之前鱼龙混珠的情况。而不是关注某个竞争对手,哪个竞争对手都杀不倒。第二,要对得起消费者。另外,知识产权要是自己的。我们找对方向做对事就能生存下来。

元尊传

炫龙记官网最新版

江湖悠悠棋局破局

百乐游戏大厅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