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7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7:58:25 阅读: 来源:冷却器厂家

五月初六,天气晴好,宜嫁娶,宜动土,宜修建……是个诸事皆宜的黄道吉日。

更巧的是,老皇帝居然让两个儿子同日迎娶杜家的两位小姐,这在本国还属头列。大约是这日子百年难逢,据说,这日是花神降临的日子。

岳如霜一大早就被推至铜镜前梳妆打扮。

望着镜中凤冠霞帔的自己,她可没有半点新嫁娘的喜悦。

她此时手里握着短箫,轻抚着短箫周围刻着的繁枝缠花纹路,心里默念:阿爹、阿娘,今日是女儿的大婚日,可女儿却无半点喜悦。当年,阿爹、阿娘蒙冤离去,女儿至今都未能查到真凶,替二人沉冤昭雪,请恕女儿不孝。不过从今日起,女儿就有机会接近那狗皇帝,一旦找出真凶,女儿定为阿爹、阿娘报仇。

“小姐!吉时快到!”秋叶提醒她。

岳如霜将短箫塞入袖袋,冲秋叶颔首点头。

凤炜鄞与凤玄霁同时骑马前来,两支迎亲队伍在街头相遇,凤玄霁头回见凤炜鄞穿了身除黑色外的衣服。

若不是表情阴冷了些,倒也俊逸非凡。

凤玄霁低笑。

他记得,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,自打生母王淑妃死后,脸上再无笑容,就连衣裳也换作成了玄色,每日绷着个脸,如同在奔丧。

王淑妃死时,自己八岁,这位兄长也不过十岁。幼年丧母,定然对他打击很大。自己记得,那是个冬天,恰逢连日雨雪,宫里白皑皑一片。他这位兄长竟在王淑妃逝世的冷宫院里站了整整一天一夜,谁劝都无用,后来是父皇真怒了,用王淑妃的尸骨威胁他,适才将他唤醒。

大约,他在心里恨极了父皇,恨极了这宫里的人,才会在他十六岁那年,闻之突厥来犯,就请缨率兵出战。自那以后,凡有战事,他定是第一个站出,自动请缨。表面看,他是因为母妃去世,伤心至极,另一方面,却在无声无息中,让他屡建战功。

这几年父皇对他刮目相望,兵权陆续交置在他手里,他若哪天起了反心,不知父皇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。

凤玄霁这一会功夫,神绪飘之极远。

“今日小弟与皇兄同喜,不如一道前往!”

凤玄霁唇角牵牵,冲一脸寒霜的凤炜鄞道。

“四弟先行!”凤炜鄞将他的坐骑云豹,驱之一旁。

随着他的让步,后面的队伍已跟着让开路。

凤玄霁坐在高大的白马上,冲凤炜鄞拱手作揖:“多谢皇兄!那小弟就先行一步!”

凤炜鄞颔首望着凤玄霁纵马离去的背影,冲身旁的青衣侍卫道:“去盯着四弟,本王担心中途出事!”

“是,王爷!”

青衣侍卫领命,纵马跟在凤玄霁的迎亲队伍后面。

两支队伍一前一后来到太尉府,依次站在门前两侧。

凤玄霁见之,嘴角漾起笑意。‘

不知那女人如何玩转这局面,毕竟他这兄长可不是吃素的,论权术,谋略,无人能及得过他。

凤玄霁到想看看,这二人如何论高低。

待吉时一到,两人不约而同下马,各自将自己的新娘用红绸牵了出来。

凤炜鄞眸光扫视眼前的新娘,见两人穿着一样,身形也一样,不禁生疑。见凤玄霁正牵着其中一位往轿中去,凤炜鄞步伐顿了顿,冲他道:“等等!霁弟,要不要确认下自己的王妃!”

两位新娘闻之皆是一震。

凤玄霁的笑意更浓。

老大不亏是老大,如此看来,他是早就起了戒备。这场游戏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凤玄霁一早便知自己的新娘不会是杜玫珠,就是不知岳如霜在这众目睽睽下如何完成这偷梁换柱。

他嘴角呛着笑意,道:“不用!皇兄若是怕出错,自己瞧下就是!”

说时牵着手里的红绸将新娘送入轿中。

凤炜鄞回首望着身后牵着的新婚,见她一直垂着头,身躯看似极为僵硬,心里的疑惑便越深,可是当这么多的人面,揭开未来王妃的红盖,这若传出去定生笑话。

他记得那日晚上,岳如霜的左臂腕受了伤,算算时间,那疤痕应该还未完全褪去。

他转身步至岳如霜跟前,将她左手腕冷不防地提起。

岳如霜红唇紧咬,手腕上的伤未愈,疼得她轻咛。

又觉臂腕一凉,一截皓白如玉的手腕暴露在空气外,她气恼地道:“王爷不要太过份了!”

凤炜鄞闻声,释然放下,将她衣袖整好,道:“可以走了!”

岳如霜咂舌,“你个大变态!”

凤炜鄞轻笑不语。

他只想确认下是不是她。他只要她,别的女人,他才无心去管。

还好是她!

希望这一路,她不会再耍什么花招。

岳如霜被他送入轿中。

两顶轿子外观一样,这是老皇帝为皇子们成亲统一配置的,九凤鎏金八人抬大轿。

如此,倒给岳如霜提供了方便。

岳如霜庆幸,刚才杜玫莹并没有因为凤炜鄞的为难而出声,不然这戏定然无法再演下去。

眼下第一关已过,接下来,就指望着那帮兄弟们了。

秋叶跟随在岳如霜的花轿旁,两支队伍向着各自的王府开去。不过在到达各自的王府前,他们需经过本城唯一的一座桥。

刚上桥,桥的另一端传来一声惊呼:“抢劫啦!”

继而数十个蒙面黑衣人,从一家珠宝楼里奔出,朝迎亲队伍而来。

那珠宝楼的掌柜见之,持着长凳和木棍领着店里的伙计追了来,偏偏那群黑衣人,已跑至桥对面,隐在迎亲队伍里。

掌柜不依不饶,持着长凳杀了过来,此番一闹,直将桥堵住。

凤玄霁和凤炜鄞相互对望一眼后,冲身后的队伍道:“暂且在桥下休息,不要惊吓了王妃!”

两支队伍得到指令,不约而同地倒退,突然桥这边又奔来一匹受惊的马,这马一来,轿夫瞬间失了主意,各自抬着轿子不知该往哪边避让。

岳如霜见之,从花轿里滚落,趁着众人不注意,迅即爬至对面的花轿里,将杜玫莹推下轿。

杜玫莹滚下轿时吃了痛,闷哼声引来了秋叶。

“快停下!小姐,你有没有受伤!”

秋叶扶起地上的杜玫莹道。

杜玫莹隔着红盖摇头,随后被秋叶扶至轿中。

---- 作者寄语:感谢各位支持,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,晚上见了!

泰安回收医药中间体中介有酬

广东CGCT玻璃钢管性能优势比较

高精度露点仪西宁德国进口露点仪供应商

东风长沙中联干湿两用扫路车经销价

湖南永州干喷机组乾远吊装式干喷机组干喷机组喷浆机配件

20吨抑尘雾炮车厂商

咨询仙桃玻璃钢电力管180规格常用吗

要闻忻州CPVC电力管应用在强电管网

边坡支护锚杆钻机锚杆型号

长春pvc地板厂家办公室石塑地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