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6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57:23 阅读: 来源:冷却器厂家

“该看的不该看的,一早就看过,你有什么好羞的!”

说时,岑慕颇手已触到蓝敏歆衣襟,她反射地将他搭在衣襟上的手握住。

掌心里传来的温热,她忙又惊惶松开。

岑慕颇被她惊惶的震住,眸底有情绪涌动,他将手收了回,冲帐外道:“去浣衣间带个宫女来!”

蓝敏歆这才知道,这营里并非他说的没有其他女人。

西江国主坐在殿上,眉头蹙得紧紧。

中原大军一夜间攻破他数座城池,还把太子侧妃堂光天化日下,堂而皇之的摞走。甚觉无了颜面,又觉此事颇有蹊跷,不禁暗中遣人调查。

“中原的大军可退去!”

西江国主冲殿下身披铠甲的准备迎战的上将军说。

“回圣上!中原大军已退离都城,居扎在离都城不到十里的地方!”这位上将军回道。

“他既已攻入城中,居然轻易地退军!好似不像他一惯的作风!”

西江国主眉头越拧越紧,实在想不出岑慕颇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。

鸢雅听闻蓝敏歆被岑慕颇摞走,心里绷紧的弦得以松放,可听闻岑慕颇的大军一夜间攻破西江数城,直逼京都,慌得彻夜不眠。

此时她隐在殿内的帘幕后,听着西江国主与众臣商议应战之策,不过听西江国主的口气,好似已怀疑到有人联合了外敌,不免惶恐。

“娘娘!要不将岚玥的身份与陛下道明。众是陛下知道此事与娘娘有关,也会理解娘娘的用心良苦!”

侍女珂儿冲鸢雅说道。

“不可!依了陛下的脾性,只会迁怒于本宫!若是西江真被中原大军吞没,本宫就以死谢罪!”

鸢雅适才想到,岑慕颇原比她想象的要难对付。她此回是引狼入室,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她原本以为只要向岑慕颇通信,告诉他,蓝敏歆在西江,这样蓝敏歆无论如何都得离开。

然而,她千算万算,没算到,自己这一招,以被对方利用。

想那岑慕颇的大军,素有虎狼之师称号,三年来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早统一了大半块大陆。她怎么就没想到,他窥视西江的野心。

是自己太大意,才让他有了可趁之机!

鸢雅责怪起自己。

“只怕皇后娘娘死一千回也难赎罪!”

不知何时尤寅到了鸢雅身后。

鸢雅面色煞白僵硬。

不知刚才的话,他听到了多少?

不过就算听到,没有足够的证据,陛下未必会相信。

此番一想,情绪便有回稳。

“太子殿下这是何意?”鸢雅整整凤袍,面上保持一惯的镇定。

尤寅瞥了眼她身旁的珂儿。

森冷的眸光瞧得珂儿心虚地垂下头。鸢雅从尤寅眼中隐约猜到了些。

冲珂儿道:“大胆奴才,可是做了什么,让太子殿下捏着了把柄!”

珂儿心中一跳,知事情可能被揭发,她只能当鸢雅的替死鬼。忙双膝着地,跪在鸢雅和尤寅跟前:“奴婢不知犯了何罪,还请太子殿下明示!”

尤寅嘴角牵牵,冷笑道:“真是不进棺材,不掉泪!来啊,将那驿夫押上来!”

鸢雅闻声一怔,冲珂儿使了个眼色,珂儿会意,一脸的委屈,却也不得不遵从。

那驿夫一入殿,见珂儿也在,忙冲她唤起:“表妹!”

“表哥!”

珂儿哭喊着。

见驿夫身上伤痕累累,料知他受了刑,冲尤寅道:“此事全是奴婢一人所为,与他人无关,还请太子殿下不要伤及无辜!”

尤寅轻笑,眸光掠过她,扫过一旁的鸢雅,见鸢雅面上虽故作镇定,但纤指早掩在袖中发抖。

“那你与本殿下说说,那信写给谁的?目的又何在?”

“奴婢……写给中原的皇帝,告诉他……他要找的人在西江!”珂儿怯怯回道。

尤寅眼里满是笑意,显然这番表面看无破绽的回话,实则明人一听就明白。

鸢雅面上已沁满死灰。

鸢雅在珂儿道出这话时,就已清楚,尤寅在借珂儿指认自己。

一个宫女怎会给中原的皇帝写信,这么明显的破绽,不用指名道姓也知是她授意的。

“够了!”鸢雅满腔怒意,不等尤寅追问,抢先开口。

“你这贱婢!本宫平日待你不薄,这种勾结外侵,大逆不道的事,居然背着本宫去干!”

珂儿闻之,心瞬间冷得透凉。

她已打算将事情全揽在自己身上,抱了一死了之的心,没想到在临死前还被自己的主子倒打一耙。

“娘娘待奴婢恩重如山,奴婢此生无以为报!”珂儿抽泣起,眸光望了望殿前的柱子。

说时朝那柱子撞去。

尤寅闭闭眼,不时朝帘外的西江国主望去。

西江国主早将这场戏瞧个真切,冲帘内的鸢雅瞥了眼。

鸢雅顿觉背脊生寒,不时朝帘外望来,见一身明黄的西江国主正站在帘内,身躯一颤,跌落在地。

见西江国主已背过身。

“陛下!”

鸢雅呼着追过去,却被西江国主喝道:“皇后勾结外敌,即日起禁足在紫鸾殿内,等候朕发落!”

“陛下,臣妾自知有罪,可臣妾这么做是有苦衷的!”鸢雅双膝着地,步步挪至西江国主跟前,抱住他的一条腿哭诉,却被西江国主嫌弃地挥置一旁。

鸢雅见一计不行,冲着尤寅说:“太子殿下若真要纠察此事,可去本宫殿里找副画,就可知晓!”

鸢雅揪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一旦蓝敏歆的身世公布,尤寅自然明白她的苦心。

尤寅不屑地轻哼,卷了衣袍,没再理她。

半个月后,蓝敏歆的臀伤才完全康复。

她觉得那御医之前说得几日,不过是用来安慰岑慕颇的。

这半个月来,她与岑慕颇同吃同住,晚上还同榻,虽然两人什么都没做,但时日一久,那股久违和谐感好似又回来了。

她害怕这种感觉。

这感觉只会让她沉迷在眼前的时光里,而忘了她与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。

岑慕颇大军一直扎居在原地,没有大动作,只是每日的晨时操练,岑慕颇都需亲自过访。

蓝敏歆知道他不会做没准备,没把握的事,眼前的阵式,显然是在养精蓄锐,她料定,不日他定会与西江有场大战。

思此,她扶着床榻爬起,刚站稳,便觉一道身影由后盖来。

---- 作者寄语:先发一章,若是来得及再更一章!

道路救援清障车江淮骏铃蓝牌一拖二翻转板

华为逆变器国内收购华为光伏逆变器国内收购

心得淮南热浸塑钢管应用广泛

槽盘分布器供应商山东槽盘式液体分布器

新旧卡哇伊钢琴进口清关东莞二手物品进口清关费用

8吨扫路车多少钱程力公司报价

东莞道滘边角料回收多少钱

澳洲牛肉进口清关经验分享

浙江数控工字钢弯拱机多少钱H型钢弯拱机弯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