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纠结了20年它们到底是谁的作品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21:26:50 阅读: 来源:冷却器厂家

时间真快,电影《非常突然》20年了。

近几年,作为港片旗帜的杜琪峰,在创作上进入了瓶颈期,而此片导演游达志,则成了大陆网剧导演。

本文想回看一桩冷门公案,即《非常突然》到底算是杜琪峰的作品,还是游达志的作品?

这桩公案涉及的,不只是这一部戏。

在银河映像期间,游达志作为导演的三部戏,分别是《两个只能活一个》、《暗花》和《非常突然》。其中《暗花》和《非常突然》在银河影迷心中地位尤其高,而作为监制的杜琪峰参与了多大程度,是不是创作主导,一直有争论。

说一件小事,2012年刘青云宣传新戏,和王宝强上天津卫视的《今夜有戏》,节目中因《暗花》剧照引起讨论,刘的原话是:“(暗花)是跟梁朝伟一起演的,导演是杜琪峰。”

刘青云是《暗花》和《非常突然》的主要演员,亦是银河映像铁打的男一号,把《暗花》的导演说成杜琪峰,难道他也记错了?

说这件事,是因为以我早年查阅的资料来看,当事人类似的言论,不在少数。现在我们把不确认的事,放到一边,先看来能确认的事。大致如下:

1、

游达志是银河映像最早的创作者之一,主要身份是作为杜琪峰的执行导演。

游达志是马来西亚人,与银河两位核心人物杜琪峰、韦家辉相识于TVB时代。

早在1989年杜琪峰在TVB拍电视电影,游达志就作为其执行导演。银河映像成立之前,创作团体的集体作品《十万火急》,游达志仍然是执行导演。

无论是挂名执行导演,亦或是导演,我们且不论游达志有多大程度上的贡献,能肯定的是杜琪峰在创作上,拥有更大的话语权。

杜琪峰与游达志的合作关系,和后来的执行导演罗永昌、郑保瑞类似,后者更多做的是片场执行的工作。

那么参考罗、郑后来挂名导演的路径,合理推测杜琪峰让游达志挂名导演,一样是提携的意思。

2、

这几部游达志挂名导演的戏,杜琪峰在很大程度上参与了创作。这一点无论是当年片场的宣传照,亦或是当事人的回忆,都可以证明。

3、

银河映像推崇集体创作,如今杜琪峰固然以“风格导演”为人熟知,但在银河映像早期,他谈不上电影作者,更准确地描述是“有一定风格的类型导演”。

银河班底包括大家熟悉的导演杜琪峰;执行导演游达志、罗永昌;韦家辉主导的编剧团队,成员如游乃海、司徒锦源、叶天成、欧健儿等;摄影指导郑兆强;武术指导元彬;剪辑早年是罗永昌,后期主要是David Richardson;剧务赵志诚等等。

至于刘青云、任达华、林雪等演员班底,大家熟悉就不提了。

在银河映像的经典作品中,从1997年的创业作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,1998年的《真心英雄》、《非常突然》,到1999年奠定风格的《枪火》、《暗战》等等,你都会在字幕里看到创作集体的存在。

银河映像集体创作的气氛较浓,而杜琪峰“无剧本”的拍法,也很容易激发团队成员的创作热情。

至于这个人物是谁设定的,那段戏是谁构思的,乃至某一句对白,某一个动作是谁创作的,很难完全界定。

回看《非常突然》这桩公案,当事人都很难说清楚,其根本原因也在于此。

4、

《非常突然》从主题、类型、人物等等风格化的设定,完全是银河映像式的。

一个事实是,杜琪峰的执行导演们,无论是游达志,或者是后来的罗永昌、郑保瑞,在离开银河映像团队之后,拍摄的是完全不同风格的电影。

更重一点的话是,这些导演们独立执导的电影,丢掉了最为宝贵的作者风格,成为了典型的商业类型片、网剧导演。

我个人看来,人各有志,这当然没什么高低,但作为银河映像影迷,多少是有惋惜之感的。

5、

监制和导演的关系,往大了说,香港影视行业有一个传统,即是监制主导创

作,在创作上的话语权甚至凌驾于导演之上。

我们熟悉的麦当雄、徐克等人都是如此,在《省港旗兵》续集、《三郎奇案》、《倩女幽魂》系列、《笑傲江湖》系列里。我们一般把这些戏,看作监制的麦当雄、徐克作品,而不是导演的麦当杰、程小东、李慧民。

这里的根因,是香港电影推崇短平快的制作方式,并不似好莱坞制片厂式的严格分工。在制作上,具备创作能力的监制人员,往往既是老板,也是创作身份,这与我们“导演中心制”并不一致。

说完上面5点,我的意思也明了。

严格来说,这几部戏,大家都有份,这桩公案的没有结论,也不用期待什么结论。

相比之下,在创作上杜琪峰拥有更高的话语权,这几部戏叫做杜琪峰作品,没什么问题。

与此同时,作为导演的游达志,与作为编剧的韦家辉们,同样是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,谁的作用更大见仁见智。

比方我的前朋友五色全味,就认为《非常突然》可以视作韦家辉作品,理由是这部戏,剧本才是核心,韦家辉才是创作的主导者,杜琪峰和游达志都是执行者。

说到这里,看起来是和稀泥,但实际才开始真问题。这桩公案的背后,真问题是,我们熟悉的银河映像风格,到底谁才是作者?

银河映像电影,之所以为影迷津津乐道,乃是它们虽然各自斑斓,但却又有统一的风貌。

在主题上,频繁出现“人不胜天”的宿命论;

在故事上,常常是职业化的男性情谊(并非当下流行的卖腐);

在题材上,多是警匪、黑帮、枪战等香港类型片;

在人物上,喜欢拍群像戏,利用人物之间的性格和命运制造冲突;

在现代性上,非常关注香港这座城市的历史处境……

我仅以现代性来举例,《非常突然》的宿命论和惨烈结局,其实是1997年回归前后,港人前途未卜的心态写照。

片头片尾的观察镜头,分别是由远到近和由近及远,这一组镜头的照应,拍出了香港人平静的生活,而故事里的激烈暗涌,则是香港这座城市往何处去的迷茫。

这并不是刻意拔高的孤例,在片尾香港警察和大圈仔(泛指从大陆到港澳台的罪犯)你死我亡的火拼,与香港电影里的“大圈仔”、“表姐”、“返乡”等历史隐线是有传承关系的。

《非常突然》之所以是经典,很大程度上不只是它本身,而是它作为银河映像风格的组成部分,更因为它拍出了香港的城市历史。

在香港电影衰落的1990年代末,2000年代初,这一批传承城市历史,又具有一定创新性的作品,成为了香港电影的一抹亮色。

不夸张地说,制作上鲜明的港片特色,人文上反映的港人历史,让这一批作品具有了一种传承性,这才是香港电影在那一个阶段生命力所在。

从这个角度说,《非常突然》作者属性的归属,变成了次要的问题,它属于这个时代优秀香港电影人群体。

日照白癜风医院讲不同类型的白癜风有哪些症状

宫外孕的症状有哪些

干细胞可以治疗什么病